汇魂

发布会

2020年全球金融市场回顾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穿越2020年整个年度并在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致使全球经济遭受重创。不过,在各国政府罕见的宽松货币政策与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刺激下,无论是权益类资产还是风险类资产都先后摆脱了阶段性低迷,重拾升势。

货币政策

  作为对冲疫情的逆周期调控措施,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至0.25%,超额准备金率也同期从1.1%降至0.1%,美国正式进入零利率时代。不仅如此,美联储还启动总额高达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QE)计划,之后又发展成为无限QE。
  充当“最后贷款人”,是美联储在过去一年中的角色。这台金融大戏主要由美联储与财政部联袂合作完成,即由财政部提供资本金、美联储提供贷款,成立2.3万亿美元信贷工具,为实体经济注入必要资金。无论是从救市手段还是从政策投放频率以及融资规模来看,美联储此次的货币宽松都绝对是史无前例。
  美联储将联邦基准利率一次性降低到零的水平,很快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英国央行先后三次降息,将银行利率下调至0.1%的历史最低水平;加拿大央行在过去一年两次宣布降息,基准利率下调至0.75%;同期澳洲联储也先后三次降息,银行利率降至0.1%的历史最低点。新兴市场国家方面,巴西过去一年中以每次25个基点的幅度8次降低利率,基准利率降至该国自1999年采用通胀目标以来的最低水平;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将官方隔夜利率从3%降低到最低点2.75%,泰国央行也将基准利率调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发达国家中不仅美国的量化宽松进入快车道,欧洲央行也启动了规模为1.35万亿欧元的紧急资产购买计划(PEPP);日本央行推出总额高达110万亿日元特别贷款计划的同时,还宣布购买无限量的日本国债,而且日本央行加大了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的购入力度,购入金额超过34.2兆日元;英国央行除了推出一项3300亿英镑的贷款担保外,还实施了规模总计8950亿英镑的债券购买计划。同时,新兴市场国家的QE力度也超乎寻常,其中印度央行进行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规模高达1万亿卢比,历来保守的印尼央行购买的印尼盾政府债券全年也超过了110万亿印尼盾。

股票市场

  2020年伊始,无论是道琼斯还是纳斯达克都延续了过去一年持续扬升的态势,甚至还创出了阶段性新高,距离历史最高点也仅有一步之遥。然而,高位盘整了20天后,美股还是未能抵挡住新冠疫情的荡涤与撕裂,巨量资金放量流出,投资人夺路而逃,道指出现一日约3000点的暴跌。资料显示,从2020年2月24日-3月23日,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美股先后出现5次熔断,期间虽然闪现过一日超过9%的惊人涨幅,但整个时段空方依然占据绝对优势,最终道琼斯与纳斯达克指数分别被打到了18213和6631的阶段性低点,同时也是过去5年来的最低点,特朗普上台以来美股的全部涨幅被悉数吞没。
  其实,遭遇熔断之殇的不仅仅只有美股。一天之内,除美国之外,巴西、加拿大、泰国等11国股市均因暴跌发生“熔断”。作为缓冲性举措,英国、意大利、西班牙、韩国、泰国相关监管部门及时出台了不同的限制卖空政策。
  不过,还没有等到各国监管机构对限制性卖空政策解冻,全球股市便在经济回升与宽松货币政策的联袂推动下反弹,并纷纷比肩攀高,最终美国三大股指在2020年成功达到历史最高点,同期日经225登上30年的最高位置。相比于日美股市,欧洲国家的股市表现在整体上逊色许多。
  在新兴市场国家中,股市的分化现象非常明显。其中印度孟买SENSEX全年录得了超过两位数的显著涨幅,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股市创出历史最高记录的第二个国家,其他国家则跌多涨少。
  截至2020年年底,全球股票市场的总市值达到95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债券市场

  在全球各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结构中,债券市场的功能与重要性日渐凸显。一个统一、成熟的债券市场往往是全社会的投资者和筹资者的低风险投融资工具,同时债券的收益率曲线构成了社会经济中一切金融商品收益水平的基准,债券市场因此也是传导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重要载体。
  2020年由于全球货币政策的极度宽松,特别是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下限降至0%,由此带动了债券收益率的不断下降。其中,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触及0.487%的历史低点,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也创下0.974%的新低,两种产品历史上首次跌破1%的门槛。而且至2020年底,10年期美债收益率依然被压制在1.00%以下。国债收益率曲线大幅平坦化的同时,美国公债利率还屡次出现倒挂,也就是说本来债券期限越长,收益率就越高,但现实是,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跑输了1年期甚至3个月期的收益率。收益率的倒挂代表市场对经济前景的悲观估计。
  不仅如此,由于全球许多国家实行了货币负利率,负收益率债券随之也在全球各地大面积出现。日本和德国是两个以国债收益率长期为负值而著称的国家,日本5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020年达到-0.135%的历史新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始终保持在0%附近不变;德国除了以负利率发行了30年期国债外,5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020年也同期降到了-0.76%,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584%。与此同时,法国5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0.65%,由此带动整个欧元区主权债券平均收益率下落至-0.45%。值得注意的是,英国也在过去一年中加入到国债负收益率的队伍,除了首次以负利率发行了37.5亿英镑2023年到期的国债外,英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也进入负值区间,创下有记录以来的低点。总体看来,至2020年底,全球负收益债券市值升至18.04万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中国在时隔15年后重启欧元主权债券的发行。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发行的总规模为40亿欧元的主权债券中,5年期7.5亿欧元的主权债券发行收益率为-0.152%,中国首次实现主权债券负利率发行。
(文/张锐)

评论

登录后可以发表评论
0/140
评论

网友短评

    网友短评

    暂时还没评论,来留下你的想法吧

    《汇魂周刊》火热征稿中......

    汇魂APP · 交易实战派

    能读能听,全身心感受交易
    实战实用,强助力交易进阶

    本期文章(共 18 篇)

    热门文章换一批

    我要反馈
    • 请选择反馈类型

    • 反馈具体内容(0/200)

    • 联系方式

    • 提交